首页| 新闻| 江苏| 国内| 国际| 社会| 娱乐| 教育| 旅游| 文化| 美食| 财经| 汽车| 科技| 体育| 健康| 房产| 军事| 地方| 图说| 视界

《1980年代的爱情》:此情当时已惘然

2015-09-21 19:02:40 来源:新大江网 责任编辑:阿虎 字体:

女生为男生的牺牲,对爱的隐忍,难道不充满着现实的计算吗?供销社营业员的身分,在那个年代,那个地方恐怕也是不错的职位。我爸跟我讲,在我小时候,在我生活的城市,肉店的营业员很了不起,他的孩子可以上城市里最好幼儿园,和省委书记的孙儿一个班。

1980年代的爱情:只是我们的心在动

作为这个城市的媒体人,可以免费去看《1980年代爱情》的点映场,但我决定去贡献一下票房,为了土家野夫,这个当今中国,游侠骑士一样的男人,热血奔腾一般的文字。还有霍建起,风光如画,写实如刀。

然而没想到,真是没想到。在这个城市里,只有远离市区十五公里的一家影院,一天只放一场。

一笑。

一、此情当时已惘然

爱情是人类最激烈最美好的感情,我们可以配不上对方,但并不等于不可以默默的爱。爱情可以只是一种精神上的爱慕,单是幻想,就可以让它披着金色光。

可是,如果我们爱的人,也爱我们呢?可是,如果因为金钱、权力、地位、人种、父母、仇恨、内向、腼腆、自私、恐惧、命运、误解,让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呢?那这个故事,就一定会让人泪如雨下。

1982年的大学生,是那个时代的天之骄子,有着光明的未来与前程。他们在这个国家,是上等人,理论上意味着可以从科员干到主席。而没考上大学的呢?和中国历朝历代的人一样,只能在低层苟活,再聪明能干如宋江者,也不过是县城小吏。这话说得太直白,但生活的真实就是如此这般。否则何来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”呢?何来的“一考定终身”呢?俞敏洪、马云又何必一次又一次的复读呢?朝为田舍郎,暮登天子堂。通过考试——无论是科举还是高考——一部分人为官员,永远统治着另一部分人,这是中国社会铁的事实啊。现实中,所有人都明白这最简单的道理,只是在报纸、杂志、电视和电影,没人愿意提起罢了。

虽然,商业社会的来临,最终淡化了这种鸿沟,但在三十几年前,那种差异足以分隔无数情侣。这才是《1980年代的爱情》作为悲剧,最直接的原因。一个大学生,是干部编制,一个供销社的营业员,是工人编制,他们之下,还有最底层的农民,这三种人之间的阶级差异是巨大的足以让这三个阶级互不通婚。《平凡的世界》里孙少安妻子听说田润叶是干部身分后就释然了:一个女干部怎么会爱上一个农民呢?

很多评论者说,《1980年代的爱情》,男女爱的克制,爱的隐忍。但在那个社会刚刚解禁的时代,不这样又能怎样呢?高考带来的,二人的阶层差异或是阶级差异,让男生再落魄也是高高在上,女生在乡镇条件不错,也是不敢高攀。女生不想离开父亲,想必是托辞而已,金钱权力名望,这些世界太多的东西,可以让亲情和爱情得以两全。

男女主人公的爱情无法自由的飞翔,还不是因为他们束缚于地心引力般的现实世界?飞出去好办,怎么落脚呢?恐惧让他们最终选择了不飞。女生嫁了同阶层的司机,男生在现实中娶了本阶层的女同学。现实是现实,物质是物质,爱情是爱情。

而小说和电影,只不过是男生的一种人生抒怀:历尽百劫、离异之余,登高回望青春,忆起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,长得美丽又善良。

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

二、一片伤心画不成

青山翠谷,烟霞氤氲,霍建起把那故乡拍得如同仙乡。

美人如玉,善良体贴,郑世平把那姑娘刻画得如同仙女。

但是,这样的地方,这样的美人,仍然算不得什么。只因为美丽之外,还有贫穷、狭隘、平庸和卑微。

所以,我看这《1980年代的爱情》,是爱情诗而不是爱情戏。他也许是土家野夫心中的净土,以对抗曾经留恋却最终憎恶的灯红酒绿、虎狼男女。所以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,都回避了故乡与情人的种种局限与不足。用美好的感情去为他们画上青翠欲滴的光影,纯洁闪亮,在水一方。

可是,女生为男生的牺牲,对爱的隐忍,难道不充满着现实的计算吗?供销社营业员的身分,在那个年代,那个地方恐怕也是不错的职位。我爸跟我讲,在我小时候,在我生活的城市,肉店的营业员很了不起,他的孩子可以上城市里最好幼儿园,和省委书记的孙儿一个班。

在女生貌似奉献、貌似为男生着想的一切背后,恐怕有着巨大的恐惧。离乡的恐惧、离开供销社的恐惧,工人阶级、干部阶级以外,还有一个体制以外的阶级。她敢放弃乡镇不错的身分,去外面的世界,追逐自己的爱情与幸福吗?那个男生,勇敢到给她婚姻和爱情,以打破阶级差异的铁幕吗?没有啊,他连提都没敢提。在那个年代,即使勇敢自由浪漫任侠如土家野夫者,也没敢挑战体制禁锢所带来的城乡差异、干群差异啊。也许想都没敢想,他能做的不过是喝喝酒,或是想永留乡镇。 追求美好的青年男女,本能的应该去憧憬:可以为他们带来自由平等与美好未来的商业城市啊,武汉、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巴黎或者纽约。

所以,这电影带来的悲凉穿越古今:人,一生最美好的爱情,生长于青春时光,可这个时候,大多数人的力量太过渺小。他们不得不因为现实的利益,牺牲爱情、理想或幻想。

这个黑色的现实,太可悲,太可怕,也太可恶了。

便《1980年代的爱情》,并未像土家野夫其他作品一样,深挖黑色的国。这不是小说,而是是自传体小说,这里有他真实的初恋。所以,也许他不忍也不愿改动,使故事更戏剧化、更史诗化——就像《芙蓉镇》与《霸王别姬》。他没有更残忍和真实地触及乡村的落后、体制的冰冷、人民的愚昧、自由的稀缺。没有借助宏大真实的历史背景,来讲述卑微儿女的情深意绵。

我非常理解这种情感上选择性的回避,这是人之常情啊,还有什么比解剖自己悲剧的爱情更惨忍的事呢?何必呢?何苦呢?我们通常,想都不会去想恋爱的失败。也许只有酒后深夜无人,才会淋漓尽致地痛哭一回。

萧红,那么伟大的作家,那么曲折的婚恋,那么多次真爱,但她从来不写。因为那也许对她来说,实在太悲惨了。

还有张爱玲写《色·戒》,说是自己的牵情之作:小说中做了本质性改动,让郑苹如爱上丁默

  • 新闻
  • 地方
  • 教育
  • 旅游
  • 财经
  • 汽车
  • 房产
关于本站 | 广告服务 | 免责申明 | 招聘信息 | 联系我们 |
中国曝光网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